网络刷单有提成?小心是陷阱

江苏苏州:2017年以来办理31件刷单诈骗案

 

卢志坚 张峻琦

 

    疫情防控期间,以网络购物与网上服务为代表的新型消费展现出强大生命力,然而刷单灰色链条却啃噬着网络消费的信用基石,侵蚀着社会诚信体系。

  网店店主杨青龙(化名)以刷单为名,诈骗80多名“刷客”62万余元,走上犯罪道路;而作为被害者的“刷客”也并非无辜。刷单究竟是“致富捷径”还是诈骗陷阱?店家、“刷客”是“双赢”还是“多输”?对电商行业乃至社会诚信体系有什么影响? 

  “老刷客”盯着佣金却被骗走本金 

  全职妈妈小雪平时空闲时间多,便在网上找找兼职。2019年10月20日,小雪在一个名为“靠谱刷单”的微信群里看到一条广告:有空帮我家店里的宝贝刷销量吗?每单返现1%,让你足不出户就能日赚百元!她一下动了心,并加了对方微信。对方自称是网店“衣袂飘雪”的店主,并告诉小雪,每刷一单返还1%的佣金,多拍多得。

  小雪是个“老刷客”,没多想便接下了这个活,并按照店主的要求一步步操作,最终拍下8190元的衣服。2019年11月2日,小雪在收到“衣服”(里面是两包纸),并确认收货、打上好评后索要返款。对方回复“别慌,挨个处理”,却一直没动静。小雪有点着急,不断发信息催促,而对方安抚了几句后就再也不回复了,之后拉黑了小雪并将她踢出群聊。

  意识到被骗后,小雪赶紧报警。2019年11月8日,警方接警后立案侦查。11月13日,警方将犯罪嫌疑人杨青龙(网店“衣袂飘雪”店主)抓捕归案。经查,2019年10月至11月,有80多人受骗,被骗金额从4000多元到1万多元不等,总计金额超过62万元。 

  网店店主诈骗“刷客”62万元被公诉 

  今年2月19日,该案被移送至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检察院审查起诉。承办检察官谭秀萍审查发现,早在2014年,杨青龙便开始经营网店,并利用刷单赚得第一桶金。但店铺因违规刷单仅开了几个月便被封号。杨青龙并未死心,2015年底,他买下一家网店,改店名为“衣袂飘雪”,总结之前被封号的“教训”,定下刷单规矩:“刷客”必须先逛类似店铺表达购物偏好、必须长时间“驻足”、必须关注……就这样,杨青龙的店铺被刷进排行榜,商品被刷成爆款,效益不错。

  但电商平台查处刷单的力度也越来越大。2019年6月,网店“衣袂飘雪”被平台查出刷单,并被屏蔽了涉嫌刷单的商品,店铺销售额直线下跌。杨青龙并没有就此罢手,而是继续上新品并加大刷单量。然而成本陡增,店铺不断赔本,亏空越来越大。

  面对店铺经营危机,杨青龙动起了歪心思,最终设下“日赚百元”的骗局,骗得“刷客”62万余元,这些钱财大多被他用于还贷。今年3月20日,吴中区检察院以杨青龙涉嫌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。法院拟于近期开庭审理本案。 

  检察官提醒:刷单有风险,要警惕诈骗陷阱

  据介绍,刷单诈骗在司法实践中并不罕见,且呈上升趋势。2017年至今,苏州市检察机关已办理了31件此类案件,涉及55名犯罪嫌疑人和200多名被害人,涉案总金额逾240万元。 

  谭秀萍介绍,“刷客”群体中,30岁以下人群居多,其中不少是在校大学生和刚入职场的年轻人。杨青龙诈骗案中,被害人群体相对集中,女性占82.9%,全职妈妈很多,且被害人大多“久经刷场”,有些甚至以刷单为业。此类人群聚合成为灰色产业链下游,认为遵守“游戏规则”便能稳赚佣金。但灰色地带本无诚信可言,通过刷单赚取佣金很容易被骗。

  更严重的是刷单对整个电商体系的侵蚀。电商体系建立在信用评价机制之上,消费者在网购时行使评价权,评价又反过来影响消费者的选择。因此刷单在信用评价机制中虽屡遭严查,却很难绝迹。每一笔刷单都在侵蚀着整个电商体系。

  谭秀萍提醒,参与刷单风险极大,如果“明知涉及虚假宣传还主动参与”,将被视为共同侵权,对消费者的损失负连带赔偿责任。她呼吁,大家在充分享受网络便利的同时,既不要做诈骗案中的“被害人”,也不要做侵权案中的“加害人”。